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文史撷英 >
 
廣西如擴張城市化,應制定文化先行戰略

【2013-04-15 17:02:40】 【作者:崔 润 民】 【来源: 】 【阅读次】


廣西如擴張城市化,應制定文化先行戰略

近幾年,中央為何將國家文化戰略放在顯著地位

改革開放三十年來,中國經濟取得巨大成就,唯圖文化軟實力未能同步跟上,不僅跟歐美日韓差距甚遠,甚至比印度亦有差距。因此,近幾年中央加大文化投入,計劃在全世界創辦壹百所孔子學院,並花巨資辦奧運辦世博,取得相當的成就。

文化在國家綜合實力中占有如此重要地位,那麽她在城市發展中又如何定位呢?有人說,文化是城市的靈魂。以巴黎為例,長久以來成為世界遊客的首選地,遊客稱之為世界文化藝術的聖地。假如巴黎沒有盧浮宮與聖母院,今天會如何呢?她肯定比不上更現代化的迪拜。

在文化上,法國人之所以寧願欣賞中國人也瞧不起美國人,就是因為中國具有令他們贊嘆的歷史文化,而美國人沒有。法國人引以自豪的是,法國有盧浮宮,美國有什麽?美國人似乎也悟出了什麽,壹百年前予以立法,花費巨資將印第安人的“茅草屋”也當成歷史文物保護起來,而這些草屋也成了夏威夷的壹道風景線,當遊客慕名欣賞這些茅草屋時,更會對今天美國日新月異的科技成就而感嘆!這就是茅草屋為美國巨大的科技成就產生了反襯作用,可見茅草屋作為文物保護起來的文化價值所在。

無獨有偶,1958年韓國首爾在城市化擴張中覆蓋了清川溪,建成了高架橋,時至經濟高速發展後的2003年,在民意支持下,當時的李明博市長下令炸掉了高架橋,將清川溪重見天日,首爾民眾為何寧要原始的清川溪,而不要現代化的高架橋,因為清川溪記載了歷史,展現了自然與美麗。

今天,我們廣西人得到中央的財政支持,獲得城市化發展的後發制人的機會,在我們興奮之余,更應冷靜思考,歐美先進國家在城市化過程中,文化優先的戰略是否值得我們借鑒呢?而北京在城市化過程中拆毀了古城墻與四合院,至今後悔不已,因為世界上以高樓大廈為特色的現代化城市比比皆是,而以古城為特點的文化都市卻極為罕見。北京“過份現代化”的沈痛教訓又能否為廣西吸取呢?

深圳是近年發展最快的城市,是如何洗脫文化沙漠的汚名的

在中央全力支持下,深圳曾是全國城市化發展最快,規模最大的城市,九十年代初,深圳的高樓大廈拔地而起,國際現代化城市初具規模,成為傲視全球的新城。但每到春節,這座現代化城市卻黑燈瞎火,如同壹座死城,不管是打工者還是本地人,都不願在深圳過年,大街小巷冷冷清清,看不到壹丁點節日的氣氛。面對海外客人的疑問,深圳市委領導頗感尷尬。於是請來專家學者進行公開研討,最終得出壹令人吃驚的結論,深圳從壹座小漁村發展而起,既缺乏歷史文化的積澱,又缺乏現代文化的建樹,形同壹片文化沙漠。可見缺少文化根基的城市如同無根的浮萍,其市民沒有認同感,缺乏文化根基的民族如同缺失了靈魂,很難獲得世人的尊重。

深圳是片文化沙漠” 的貶稱不徑而走,傳遍全國,深圳市委市政府並不去加以掩飾,反而讓深圳市民都知道,讓大家知恥而後勇,並迅速加大對文化的投入,加強對原“新安古城”古炮臺等遺跡的保護與修復,並對壹些古墓葬加以保護與發掘。1993年,深圳政協委員曾京蘭(也曾是廣西政協六屆委員,)提交了保護深圳老街的提案,市政協迅速立案,市政府則很快從北京請來文物專家進行研討,而《深圳特區報》,《深圳商報》“深圳電視臺”還對該提案進行了長達幾年的公開辨論,通過辨論,加深了市民對城市文化的認識,最終將深圳的壹條老街從房產商的鐵錘下挽救下來,如今成了遊客的必到之處。

各區政府都制定了大手筆文化強市的規劃,此外,文化旅遊業建設迅速啟動,在香港中旅集團董事長馬誌明籌劃下,在深圳華僑城建成了“錦繡中華”“民俗文化村”“世界之窗”等文化主題公園,而大梅沙,小梅沙,海洋世界,青青世界,深圳書城等各種文化娛樂設施如雨後春筍般矗立起來。如今的深圳早已看不到文化沙漠的壹絲痕跡,深圳已成為春節最熱鬧的城市之壹。

深圳華僑城的城市化經驗最值得廣西借鑒

華僑城位於深圳的城市邊緣地帶,原本這裏是壹片雜草叢生的山坡地,六十年代,印尼排華時,是用來為安置印尼歸國華僑開辦農場的。這裏既偏辟又落後。由於原農場屬於國務院僑辦名下,特區設立後,僑辦交給下屬企業港中旅開發。

港中旅董事長馬誌民獨具慧眼,將這塊比廣西興安縣城還小的山坡地,花數百萬美元請來世界壹流專家進行了科學總體規劃。先花壹個億建成了中國第壹個文化主題公園“錦繡中華”。這個文化主題公園很受歡迎,只半年時間就收回了投資,馬誌明先生也贏得“中國文化主題公園之父” 的榮譽。

兩年後又花三個億建成“民俗文化村”,再次壹炮而紅,僅兩年就拿回投資。馬誌明再接再勵,投資近十億建成規模更大的“世界之窗”,並再次獲得成功。馬誌明先生不僅籌建了這三大主題公園,還組建了康佳集團與深圳航空公司,中旅學院等產業。

華僑城初期的旅遊文化戰略,其實就是先打造好園林化的人文景觀,而後進行房地產開發,使華僑城贏得“深圳城市中的花園” 的美譽,華僑城也成為深圳最適宜人居住的城區,萬科董事長王石透露,萬科早期的發展理念就是借鑒了華僑城經驗。馬誌民的後任任克雷也大手筆的籌建了“歡樂谷”“東部華僑城”等主題公園,並組建了華僑城集團公司,將華僑城的所有房地產項目全納入襄中,這使得公司的規劃十分完美,僑城集團還贏得“造景集團”之美譽,其代表作當推深圳“東部華僑城”。

東部華僑城原本是遠離深圳市區的壹片山林,通過科學規劃建設與綠化美化,硬是將這片山林打造成了旅遊熱點新城,同時還開發大片歐式風格的高尚宅區,與景區相互輝映,美不勝收。真個是“荒田無人耕,耕好有人爭”。原本廉價無人看好的偏僻山林如今成了深圳最搶手的高尚住宅區

多年來,僑城集團也因此獲得超百億資產的長足發展。不難看出,華僑城走的是“集團式開發,規範化發展,規模化效益”的成功發展道路,先造景,後開發,二十余年來,華僑城四大文化景觀接待遊客數量不低於桂林,並由此奠定深圳在全國旅遊強市的地位。

有了深圳及華僑城的發展經驗作借鑒,可以印證我們廣西地方發展觀念相對落後。深圳華僑城從壹個昔日雜草叢生的農場,通過主題文化造景,如今已成為深圳最美麗的城區。而我們廣西興安縣城比華僑城面積稍大,雖也是壹座山城,卻是歷經兩千多年的壹座文化古城,而且有壹條享譽世界的最古老運河穿城而過,河水清澈見底,兩岸或田野縱橫,或青山傍水,船影憧幢,十分美麗。其自然景觀與歷史文化景觀比之華僑城要美麗得多。

由於靈渠是長江水系連結珠江水系的咽喉,是中原政治經濟軍事文化與西南地區的交通樞扭,其政治版圖曾達至越南全境,並影響東南亞諸國。就其歷史功績而言,不在長城之下。而其交通樞扭的特殊地位所積澱的歷史文化,比之分散數千公裏的長城要濃縮千百倍。可以說,靈渠的歷史就是中國大西南的歷史,古人將如此濃縮的歷史文化巧妙的融合在壹起,達到天人合壹的最高境界,國內外尚沒有任何壹處歷史文化遺跡可與之相媲美,也沒有任何壹處相同的地理環境可復制。這樣無以倫比的遺跡,如果運用華僑城科學規劃的方式進行開發利用,其文化旅遊的競爭力可打遍天下無對手。

但是,靈渠僅停航數十年,經歷過文革,尤其經歷如今雜亂無章的房地產開發,靈渠的的命運又如何呢?靈渠就象山西的煤礦,雖礦脈豐厚,卻經不住小煤窰壹窩蜂胡挖亂采,如今已是千瘡百孔,傷痕累累。

轉変發展理念,將保護歷史文化訥入城市規劃之中

深圳華僑城的發展及靈渠的命運,恰好形成了強烈的反差。華僑城通過不斷的人文造景,將壹片不毛之地打造成享譽全國的最漂亮的城區。 如今的靈渠卻因為不斷的修路與造房而將昔日的美景破壞胎盡。不同的發展觀造成了不同的結果,深圳華僑城集團因科學規劃而發展成超百億的上市公司;而靈渠因胡亂開發房地產而逐步走向消亡,發展商雖獲得短暫利潤,但比之華僑城集團的長足發展僅算九牛壹毛。

近年來,靈渠不斷損毀的情況,也曾被自治區文管部門及媒體的不斷揭露與批評,但由於利益的誘惑,尤其是壹些人對歷史文化價值缺乏認知,所以屢遭破壞。兩岸百姓,尤其是文化有識之士因此而痛聲疾呼,但卻不得要領。

這就非常需要引起自治區領導的高度重視,需要立即制止進壹步的損毀行為,保护好兩岸生態環境,另壹方面需將文化優先戰略納入到城市化的政策之中,提高地方官員的歷史文化認知。歷史遺跡是不可再生的文化寶庫,破壞起來很容易,恢復起來就非常困難。

實際上,保護與發展,兩者間並不矛盾,深圳經驗告訴我們,保護好了,環境美了,發展空間反而更大。靈渠兩岸的發展绝不能竭澤而魚,自我毀滅。本届兴安县委,全力推动灵渠申遗,开始了保护灵渠第一步而深受百姓支持。

但要保护好灵渠,一要坚决制止进一步破坏灵渠的行为,二是应公開倡導保護歷史文化意識,讓幹部群眾明白“文化是城市的靈魂” 的理念 ,必將產生正面且強烈的社會反響,會帶來如下好處:

壹丶 必將獲得民眾的熱烈支持與擁護,極大振奮民眾對文物的保護意識。

二丶 強烈震攝對文物的破壞行為,提高幹部隊伍的“歷史文化認知”,有利於廣西城市化進程中科學發展觀的建立,使廣西未來城市規劃建設更科學更成熟更美麗。

三丶 廣西作為文化遺存較少的城市,如果率先重視文物保護,妥善處理好保護與發展的關系,有利於國家文化戰略的布局,將為全國樹立壹個榜樣,而受到中央的重視與推廣。

將靈渠發展成全國壹流的文化產業,奠定廣西旅遊強省的地位

過去壹說到保護文物,第壹個需要克服的難題就是錢,靈渠也不例外,由於破壞太多,欠帳太大,要想修復,沒有個十億八億墊底,想都別想。但是,如果從廣西旅游強省地位上去思考,這些投入太值了。

而對於靈渠,只需政府花費十多億啟動資金進行修復,恢復靈渠秀麗的生態原貌後,就可吸引國內外最優秀的文化旅遊產業加盟,比如說香港中旅集團,深圳華僑城集團,廣東旅遊集團,浙江宋城集團等優秀企業,總投資80個億,就可組建靈渠歷史文化產業集團。廣西政府與興安地方政府作為啟動資金投資者,與古靈渠擁有者,可成為控股方,並組成文物專家與企業高管參與企業規劃管理,專職靈渠的保護與規劃。而由經驗豐富的參股方派出優秀高管,專職文化企業的營運與發展。

這樣壹來,既有文物專家隨時把關,又有營運高手參與企業運作,在保護的前提下求發展。可將靈渠三十六公裏區域設立五大旅遊景點,(已有相應構想與規劃)景點的內容各不雷同,卻都與靈渠的歷史有密不可分的關系。讓遊客乘坐古人的帆船覓古探幽,既可領略歷史文化,又可感受宗教民俗,還可體驗生態清新與田園風光等等。

廣西雖因桂林而成為全國旅遊熱點城市,但是,桂林以自然風光遊為核心,受天氣及水運淡旺季影響,規模並不大。因此,廣西盡管有桂林,卻很難與歷史文化名城的北京,西安,以及江南多省市抗衡,近年來的旅遊發展勢頭,甚至被擁有麗江的雲南所趕超,始終難以成為旅遊強省。

廣西多自然風光,少歷史文化遺跡的弱點不言而喻。而靈渠的歷史地位及優美的自然風光相得益彰,即便在全国也十分罕见,如果善加發掘利用,必將大大彌補廣西旅遊歷史文化不足的弱點,使桂林的自然風光與靈渠的歷史文化巧妙的結合起來,產生地緣優勢,形成拳頭產品。

也許有人會說,靈渠就那麽幾丈寬的“小水渠”,有多大開發利用價值?這肯定是不懂靈渠歷史的無知之言。據清史記載,靈渠通航繁榮時期,日行大小船只三百余艘,如果再現靈渠歷史畫面,必將是帆影幢憧,百舸爭流的壹番景象,靈渠的水泊村,與靈渠的水街壹千多米的南北街碼頭曾商賈如雲,其熱鬧程度不亞於《清明上河圖》的繁榮歷史。

如果我們還原這樣壹種清代運力運送遊客,每船以三十人計,日乘古船的遊客可達近萬人。假如我們運用園林化將靈渠兩岸及各陡軍村落進行文化包裝,並將五大景區連接起來,每日可吸引遊客兩萬人次以上。其旅遊收益不在桂林之下,并且灵渠与桂林强强联手,互得地缘优势,到那時,將奠定廣西旅遊強省的地位。

以園林化為特色的靈渠五大景觀完成後,可以景觀為主軸,在靈渠500米之外的周邊進行古典園林化城市開發,使園林化靈渠與園林化城市融為壹體,建成以中華文化為特色的世界最美,規模最大的中華古典園林化城市。壹流的文化名城,必將吸引全國乃至世界各國商賈與社會名流置業甚至投資,城市的競爭力則飛躍式增長。、

將靈渠歷史文化產業納入國家文化戰略,為中央分憂

中央願花百億在世界各國建壹百所孔子學院,奧運會,世博會,不論哪壹項投資,都需數百億甚至上千億,且從經濟層面難以回收。但中央都樂意大手筆投資,可見中央對國家文化戰略重視的程度。

由於靈渠工程充分展示了中華民族的智慧與優秀文化,對外國遊客最具神秘感,因此也最具吸引力,靈渠作為展示中華文化的壹個最美平臺,與奧運與世博具有可比性,奧運與世博投資巨大,向世人推薦的是壹次性免費的文化。而靈渠文化產業投資較少,卻是收費的文化。文化本是無形的產品,可長年累月無限的銷售,既可產生巨大的社會效益,又能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,而且不用消耗資源,無污染。用這樣的文化平臺實施國家文化戰略,無疑是最佳最長久的選擇。

近幾年,中央召開多次重要會議,強調國家文化戰略的重要性,壹直在大手筆推出文化輸出之機會,但大都是政府行為,不僅動用人力財力甚巨,而且國家主要領導人也要費心費力,由於國家文化戰略是胡主席壹再倡導,如果將靈渠歷史文化產業納入國家文化戰略之中,將起到為中央分憂的作用,而獲得胡主席的贊賞與支持。

同時,靈渠作為由政府與民間資本共同投資的文化產業,可算是“政府搭臺,民資唱戲” ,這個模式壹旦成功,將實現兩大創新。壹是實現了國家文化戰略由民間實施的創新,當民資取得賺錢效應後,會引發強烈的投資示範作用。民資介入到文化產業,將使國家少花錢,少費心,又能迅速增強國家的文化軟實力。

二是實現文化古跡保護的創新。過去,對文物古跡保護往往是國家行為,每年都撥出巨資對壹些特殊的古跡加以維護,但維護的效果卻不盡人意。現在則實現政府指導,企業維護的模式。

靈渠的歷史告訴我們,靈渠之所以兩千年來不損壞,是因為其運輸作用未停止,正所謂流水不腐。那麽靈渠因文化產業而重新運轉,等於恢復了新的生命,在政府與企業的雙重呵護下,必將世世代代運轉下去,為國家軟實力與廣西經濟發展添後勁,為兩岸人民造福。

當然,作為民營企業,既要保護好靈渠,又要代替政府傳播中華文化。政府對其予以稅收全免,甚至獎勵,讓企業賺取應有的利潤,是很重要且必須的,這叫做花小錢辦大事。

讓靈渠恢復新的生命力,其歷史功績堪比靈渠四賢

我們知道,靈渠上遊的秦堤上建有“四賢祠”,裏面供奉著修建靈渠的史祿,馬援,李渤,魚孟威四大功臣,靈渠的修建,溝通了南北水系,使中原政治軍事經濟文化與大西南諸省有了大融合,大發展,鞏固並穩定了西南疆域的國家安全,相對于西北,達至了長治久安,這是靈渠發揮出的巨大歷史價值。

其巨大歷史功績且不說,單說靈渠開通後不僅便利來往客商,也有利於兩岸的農工商業及文化的發展,光水利灌溉壹項就使靈渠兩岸開墾的數萬畝農田旱澇保收,兩岸百姓世世代代能安居樂業。這就是為什麽兩岸百姓為四大先賢建祠堂,世世代代供奉他們的原因。靈渠四賢功垂千秋,利在國家,他們對大西南經濟繁榮,社會和諧穩定的歷史功績應上升為國家紀念的層次。

筆者讀過唐代興安縣令魚孟威的《重修靈渠記》的碑文,該縣令感恩國家,心系黎民,精心維護靈渠,造福兩岸百姓的赤誠之心至今讀來,仍令人肅然起敬,其憂國憂民的情懷是老百姓敬仰的主要原因。如果國家紀念他們,對宏揚中華文化,鞭策官員心系黎民,盡忠盡職,增強文化軟實力,大有好處。

由於靈渠是壹項歷史文化工程,造壹處靈渠歷史文化景觀,勝造百座普通景觀,普通景觀難以載入歷史,而靈渠景觀卻可載入不朽的史冊,成為煥發靈渠第二次生命力的見證與文物,其歷史功績堪比“靈渠四賢”。

下面是對靈渠文化產業發展的大致評估,總投資在八十億左右,就可將靈渠建成如詩如畫般的人間仙境,成為舉世聞名的旅遊聖地,如將靈渠的航運能力恢復到清中期水平,日過航船三百艘的話,以每艘船三十名遊客算,便可達近萬人次。如再建五大以靈渠文化為內涵的景觀,每日可接待遊客二至三萬人次,創造就業職位達萬人以上。

靈渠文化產業還可帶動周邊房地產業的長足發展,成為名揚海內外的文化新城,如果將靈渠文化產業與房地產業打包上市,其資本可擴張到五百億甚至千億規模,成為中國最大最有吸引力的文化旅遊上市公司。

2010年10月30日

 
相关报道:
·灵渠历史文化节应纳入广西文化发展战略(2013-04-15)

编辑:兴安政协   [打印本页]
 

 

Copyright 2012 政协兴安县委员会 主办:政协兴安县委员会办公室 电话:0773-6222304
维护:兴安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热线:0773-6224000
备案号:桂ICP备12001459号-2